新疆新闻在线网> 常用专题->最新动态

箜篌娃娃:且末县的文化新名片

2021-01-16 12:37  来源:天山网

箜篌学员在红枣节上演出。图/且末县委宣传部提供

  天山网讯(记者刘萌萌报道)十几个女子怀抱箜篌,轻抚慢弹间,空灵的乐声,带人穿越时空……这是1月12日,且末县第二届箜篌大赛的比赛现场。

  台下的梁璞面带微笑凝神静听,虽然她记不得这样的表演进行过多少次,但每一次在台下看表演,她的内心都很激动。

  梁璞是且末县第一中学的音乐老师, 也是台上这些箜篌表演者们的“引路人”:“人们说且末是‘箜篌故里’,我们希望能让家乡‘名副其实’。”为了这句话,梁璞和箜篌娃娃们一直走在坚守和传承的路上。

  音乐教师爱上箜篌演奏

  梁璞是且末县一名音乐教师。“我对箜篌最初的印象是中学语文课本上的一首乐府诗《孔雀东南飞》,里面写道‘十三能织素,十四学裁衣,十五弹箜篌……',当时我就很好奇箜篌是什么样的乐器?音色是怎样的?查了很多资料,但都是一个模糊的概念。”梁璞说。

  箜篌是世界上最古老的弦乐器之一。考古学者介绍,公元前2000年已在亚洲一带出现。人们推测箜篌是由狩猎时代的弓发展而来。然而这一在中国古代音乐史上留下光辉身影的古老乐器,在千百年的时光流转中,遭遇了盛极而衰的命运——在唐代达到鼎盛,自14世纪后不再流行,以致慢慢失传了。

  1996年,梁璞的家乡且末县扎滚鲁克一号和二号两个墓地出土3件箜篌。考古学者结合墓葬年代和碳十四年代测定初步推测,其中两件箜篌的年代不晚于公元前5世纪(战国时期),另一件则不会晚于西汉。这一发现震惊海内外,使得一直以来只有文字壁画记载的箜篌考古有了前所未有的突破。

  “在古代宫廷乐中,箜篌是不可缺少的,在演奏中是主要的乐器之一。自从且末出土古代箜篌后,很多人都希望能再次听到这件乐器的天籁之音。”梁璞说。

  这两件箜篌被收藏于且末县托乎拉克庄园历史文物陈列室内。木质为本地产的胡杨木,由三部分组成:音箱、颈、弦杆。在发音部位绷盖兽皮,由木楔固定,二十三孔,底部有“桃心”型孔洞。一件全长61.6厘米,另一件全长87.6厘米。无数人参观过它们,渴望它们发声是梁璞和很多音乐人心中的梦。

  2015年5月4日,箜篌演奏家鲁璐携团队来到且末县,将经过复原改造的现代箜篌“久鼎”带到了这里,梁璞第一次听到了箜篌的音色。

  “太仙了,一下子让我着了迷。”梁璞说,和出土的古箜篌相比,现代的箜篌个头更大,且都有两排琴弦。

  2016年,且末县政府与“鲁璐箜篌”团队合作建立了新疆首个箜篌公益教学及师资培训基地,实施箜篌“种子教师”和“箜篌娃娃”项目,资助一批中小学音乐教师和在校学生学习箜篌演奏。

  梁璞成为了第一批“种子教师”。

  “县里派我5次前往北京跟着鲁老师学习,回来做箜篌的教学工作。”梁璞说,为尽快掌握箜篌的演奏技法,她每天会花费8个小时进行集中训练,由于箜篌演奏只能靠指肚弹拨,她的手指很快就磨出了血泡。

  学成归来的梁璞在学校工作之余,利用周末、寒暑假对箜篌娃娃们进行免费培训。

  箜篌少女闪耀舞台

古丽再排尔·穆合塔尔正在弹奏箜篌。图/且末县委宣传部提供

  15岁的古丽再排尔·穆合塔尔是箜篌娃娃团的一员,她从2016年开始学习箜篌,至今已有4年多。

  古丽再排尔刚接触箜篌时,是在且末县文化馆的培训班里。

  看着眼前个头超过自己的箜篌,她试着拨了几下弦,音色非常好听。

  “我想报名学箜篌,父母起初不同意,怕耽误学习。我就和他们签了‘合同’,约定学业有退步,我就不学了。”古丽再排尔笑着说。

  学习箜篌和其他乐器一样,孤独而枯燥。

  “箜篌有很多揉压的指法技巧,刚开始学的时候,手指磨出泡是家常便饭,破皮了第二天还得弹,时间长了就成了厚厚的茧。”古丽再排尔说,每当坚持不下来的时候,她就会去且末县博物馆。“听讲解员说起古箜篌曾经的故事,看着它只能静静地待在博物馆,我不想它再次失传。”古丽再排尔说。

  功夫不负有心人,4年来,古丽再排尔的演奏技巧日益成熟,多次斩获多项箜篌演奏奖项,登过《中国梦想秀》等舞台。

  “爸妈给我买了一台箜篌,每天放学回到家我都要弹一会儿,我的生活里已经不能缺少它了。”古丽再排尔说,她未来的梦想是考进中央音乐学院,继续深造箜篌演奏。

  推动箜篌艺术传承发展

箜篌教师在红枣节上演出。图/且末县委宣传部提供

  近年来,且末县教育、文化等部门高度重视箜篌艺术传承发展,坚持校内教育与校外培训相结合,建立箜篌传承发展师资培训中心和基地学校,定期举办箜篌比赛和专场演出,推动箜篌艺术传承发展。

  “县里在2019年已制定中小学传承、弘扬箜篌艺术的三年行动计划,预计到2022年,培养20名箜篌‘种子教师’和100名‘箜篌娃娃’。”且末县教育和科学技术局局长蒋华栋说。

箜篌学员正在进行练习。图/梁璞提供

  “弹箜篌的人之所以少,是因为箜篌的造价不低,学习成本相对高。现在县里定期组织箜篌公益培训班,且免费提供箜篌进行练习,报名的人越来越多。”梁璞说,1月16日,且末县青少年活动中心箜篌培训班将再次开课。

  除了教孩子们,且末县还注重培养箜篌“种子教师”,这些教师是推广箜篌艺术重要的师资力量。

  “我是2019年跟着梁老师学习箜篌的,现在在学校也开始教孩子们了。”且末县第一小学老师阿尔祖古丽·阿尤普说,目前,且末县4所中小学都设有箜篌社团,超过50名学生正在学习箜篌。

  “我的妹妹也是箜篌娃娃团的,还参加过多次演出,我们且末出土过箜篌,应该把这种文化传承下去。”且末县居民玉素甫·阿希木说。

  “县里每年会在10月中下旬举办箜篌音乐会,与我们的红枣节、胡杨林节庆等活动相串联,让游客们在且末感受不一样的文化。”且末县文化体育广播电视和旅游局工作人员说。

  如今,箜篌娃娃已成为且末县一张靓丽的文化名片。


〖2021.01.16-12:37〗 责任编辑:加那提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