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疆新闻在线网> 文娱->明星追踪

《羞羞的铁拳》就是图个乐

2017-10-08 10:53  来源:新华网

  艾伦饰演的拳击手艾迪生和马丽饰演的体育记者马小,意外身体互换后引发一系列笑料。

  NO.543

  《羞羞的铁拳》  64分

  观影时间:9月30日

  观影地点:百老汇影城国瑞城店

  观影人数:15人

  截至发稿前,《羞羞的铁拳》票房已经突破13亿,是国庆档当之无愧的票房冠军。这是开心麻花第三部话剧改编电影,两年前也是这样一个国庆档,开心麻花2012年的话剧《夏洛特烦恼》首次被改编为电影就以票房黑马的姿态强势斩获14.4亿人民币的票房;去年开心麻花的第二部电影《驴得水》上映,这部低成本喜剧口碑强劲,在豆瓣拿下了8.3分,高于平台上93%的喜剧片。

  《羞羞的铁拳》主创在接受新京报专访时表示,喜剧发展至今,已经非常多元化,他们要求自己的喜剧首先要满足两点:“它首先得是个完整的好看的故事;二是它有喜感,看了以后想大笑。当你把这两点做到极致,就是好的喜剧。(我们的)想法是很简单、纯粹的,让你忘掉生活当中那些不如意。”

  一位八尺男

  扮女相一绝

  《羞羞的铁拳》剧情依然是典型的麻花喜剧——艾伦饰演的拳击手艾迪生和马丽饰演的体育记者马小意外身体互换。一样是“转换”,《夏洛特烦恼》是时间转换,《羞羞的铁拳》则是性别转换。和其他男女互换的喜剧一样,《羞羞的铁拳》也是讲两个有误会的人,互换身体之后引发一系列性别差异产生的笑料,然后又在互相了解过程中解除了误会。

  这部喜剧没有渗透生活的悲凉,也没有对当下现实的极端讽刺,就是图个乐。那么核心看点就是艾伦如何演绎男身女心,马丽如何强化女汉子形象。在演绎异性这件事上,艾伦和马丽一方面需要观察对方表演时的五官和肢体;另一方面还需要在剧本围读阶段,探讨异性看待和处理某件事时的心态。“我会跟阿丽聊,比如你遇到这个事,以女人的视角看待第一反应会是什么?阿丽有一场戏是去澡堂看到姑娘们洗完澡光着身出来,她就会问导演宋阳:你们男人看到女人光光的是什么样一个反应?”

  一出话剧

  早想改电影

  《羞羞的铁拳》改编自2014年开心麻花同名话剧,经导演宋阳、张吃鱼证实,这部话剧在编排之前就是奔着电影化去的。“当时是2015年初这部剧做完后,开心麻花发现各方面反响还不错,就想开始拍(成电影)。但后来认为时机还不够成熟,想准备得充分一些。”宋阳、张吃鱼都很年轻,在电影方面可以说是彻头彻尾的菜鸟导演。

  宋阳是开心麻花演员出身,后来从话剧导演、复排导演开始磨练控场能力和与演员沟通的默契;张吃鱼则是“二次元美少年编剧”出身,靠着“脑洞畸形”在开心麻花占据一席之地。对于他们来说,从话剧舞台到电影银幕是一个很长的过程,2015年开始他们就朝着电影化的目标和方向去努力,“研究剧本和人设在一部电影里大概有哪些呈现的方式,以及舞台剧怎么用电影里的镜头和语言去表达”。

  一部喜剧

  动作戏最难

  电影项目真正落实的时间是从2016年2月份开始,两位已经合作很默契的导演再次进入一个高密度的工作阶段,这时候他们发现,《羞羞的铁拳》电影化最大的困难不是人设也不是镜头语言,而是动作戏——毕竟这个故事是围绕着拳击展开的。“舞台动作戏是我们相对薄弱的环节,我们对电影动作戏这一块更是所知甚少,所以把它搬到银幕上还需要跟武术、指导老师非常密切的沟通才行。”

  宋阳和张吃鱼一面学习拳击比赛,“连跑外面玩的时候也要专门去外面看泰拳赛”;一面研究电影中令他们印象深刻的动作镜头,“像《勇士》这类题材的影片会拍得写实一些,然后《激战》拍的就是像艺术处理的感觉,所以我们要选择自己最想把握的和想展现给大家的风格——(最终还是选择)偏写实”。

  一个拳击手

  肌肉特松弛

  其实无论是《勇士》的汤姆·哈迪、乔尔·埃哲顿还是《激战》的张家辉、彭于晏,饰演拳击手的男演员们,用坐下来腹部都不带褶子的钢铁肌群给观众带来了强大的视觉冲击。但是到了艾伦这,一身软绵绵的皮肉在气势上就输了七分——就连站在艾伦对立面演反派吴良的薛皓文都是一身腱子肉、青筋暴起式体格。

  艾伦很委屈,他是实打实练了拳击的:“因为电影会更把一些细腻的东西表现得淋漓尽致,导演也要求打的部分要真实性震撼(挥拳时能看到从拳头到肉的震荡),还要自然。确实下了工夫,花了大概半年去练习打拳。”对此两位导演是这么解释的:“艾伦的人物设定是一个颓废了三年,现在在打假拳的拳手,如果他有一身紧致肌肉反而和人设有些背离。我们还得考虑到喜感,就是一身(松弛)肌肉的艾伦这个喜感。”

  一场拳击赛

  丢了双眼皮

  决赛那场,经过加急训练的艾迪生仍然敌不过吴良,被后者揍得亲妈都难以辨认出来。这场戏艾伦光是特效妆就得化上2-3个小时,有一只眼睛还被挡住了,“导致他的判断不准,造成NG次数较多”。

  这场戏足足拍了一周左右才完成。“拍前三条时,导演都放弃了,想换替身,他认为我实在是完成不了。但是武术导演说,我相信你可以的,我一听这种话不能让他失望了,就铆足劲来。”拍完之后艾伦傻了:“我们先拍打拳的部分,后来卸妆拍我们俩刚换完身在医院里的那场戏,我在上边,她在底下叫艾迪生那场戏。看到回放我直接喷出来了,我的眼睛怎么是一大一小的?”说到这里艾伦还比较淡定,但是马丽已经笑到不行:“所以后来拍的一些镜头,艾伦都是贴着双眼皮贴完成的。”

  客串的“麻花一哥”

  沈腾饰演副掌门张茱萸和田雨饰演的马东是师兄弟关系,两人在片中还有一段亲密的搓澡戏。身为开心麻花认知度最高的男演员,他在片中的客串也为整体效果增色不少。

  Q:如何评价艾伦换身成女人的表现?

  A:在现场的时候,我看他演一个女人一点也不跳戏。

  Q:健身呢?

  A:我们一起聊春晚的时候,他都在那边边弄哑铃边一起聊,一直没有闲着的时候,那会儿我看着都觉得挺可怜的。

  Q:大家都说马丽变美了,你觉得呢?

  A:我是看不出来,因为经常看,而且始终是美的,她不是变美的。比《夏洛特烦恼》那会对待角色更加成熟了。

  Q:拍摄那段吊威亚“下跪”的戏难吗?

  A:我还是有恐高的,但那不是第一次吊威亚,而且那一跪挺难的,很难把它跪成特别自然的从没站稳到跪。所以那一下,虽然吊威亚害怕,也是拍了可能十几条,小二十条。

  Q:在片场笑场吗?

  A:拍喜剧不笑场我觉得是现场的气氛出现了问题,或者说是拍的这些东西真的是无趣,不然的话,我觉得一定会笑场。笑场我一般不带头,但只要谁笑场了,就很快把我给传染,完了之后,我是半天收不回来。

  新京报记者 李桐 实习生 夏秋子


〖2017.10.08-10:53〗 责任编辑:张靖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