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疆新闻在线网> 新闻中心->新疆新闻->文体

登顶珠峰的新疆人

2020-05-31 11:43  来源:新疆日报

远眺珠穆朗玛峰(2007年5月摄)。□安少华提供

2007年5月16日,安少华登顶珠峰。□安少华提供

2017年5月16日,王铁男在昆布冰川攀爬。□王铁男提供

2017年5月19日,吕俊(右)与王铁男在珠峰C4营地合影。 □吕俊提供

2018年5月21日晨,李建宏登上珠峰之巅。□李建宏提供

5月28日20时45分,2020珠峰高程测量登山队全体队员安全下撤到珠峰登山大本营,标志着登顶测量阶段圆满结束。

坐落于世界屋脊之上、矗立在群山之巅的世界最高峰珠穆朗玛峰,让无数人魂牵梦绕。对珠峰高度的重新定义,是中国人不畏艰险、勇于攀登的象征,是中国力量、中国精神的生动写照。

热爱大自然的新疆人对珠峰的探索从未停止,先后有13位新疆人曾登顶珠峰。一个个站在世界之巅的新疆身影,也是谱写中国梦新疆篇章的生动写照。

□本报全媒体记者/井波

安少华:做好准备,山就在那里

爽朗、豁达、待人谦和,这是“老安”给人的第一印象。

安少华,新疆资深户外人,圈里人都习惯称他为“老安”。不仅是因为年长,还因为他是民间自发组织第一批攀登珠穆朗玛峰的新疆人之一。他还曾带队开辟了乌孙古道、乌骨道等新疆户外徒步经典路线,被选为2008年北京奥运会火炬传递新疆区火炬手,担任新疆蓝天救援队队长。

2007年5月16日7时50分,44岁的安少华成功登顶珠峰。这一时刻,安少华终生难忘。

从玩票到专业,安少华用了5年时间。用他自己的话说,就是“三级跳”。

2003年,一次偶然的机会,安少华与一位户外用品店老板聊天,推开了接触户外运动的大门。从此,一发不可收拾。

2005年,安少华成功攀登有着“冰山之父”美誉的慕士塔格峰;2007年,登顶珠穆朗玛峰。

“在我们之前,还没有一个新疆人成功登顶珠峰,所以出发时,我们这支队伍被寄予厚望。”2020年5月28日,安少华告诉记者。

“当时,中国民间攀登珠峰运动兴起不久,我们作为一支民间自发组织的登山队,在装备、经验等方面都有欠缺。”安少华说,“在珠峰大本营,其他登山队员住的都是帐篷,而我们是两个蒙古包。”

安少华等人于当年3月15日从乌鲁木齐开车出发前往珠峰,用了1个半月左右时间,先后5次进行高海拔适应性训练,并模拟冲顶,做好了安全、体力、行走路线、如何登顶等各方面的准备。“这也为我们最后登顶成功打下基础。”安少华说。

此次珠峰高程测量的登顶路线是从中国境内的北坡攀爬而上,与安少华2007年的登顶路线一样。时间虽已过去十几年,但安少华对这条路线上的营地依然如数家珍:“珠峰大本营5200米,过渡营地5800米,前进营地6500米,C1营地7028米,C2营地7790米,C3营地8300米,最后登顶。”

“攀登珠峰,一般都在每年的5月10日至月底,有两三次窗口期,登顶的关门时间是中午2时。因为过了这个时间,峰顶的天气就会变化,易发生危险,所以攻顶都是选择凌晨出发。”安少华说。

5月16日凌晨零时,安少华一行从C3营地出发。3时到达第二台阶,7时许,顺利到达顶峰。

“到达山顶的感觉就是缺氧、累。”安少华很平淡,“登珠峰对我来说,难忘的是经历、是体验、是生死的感悟,是对意志、体力、心理的极限挑战。”

随着近些年商业登山体系的日渐成熟、技术和装备的更新,成功攀登珠峰成为许多人追求的目标。

安少华用过来人的身份告诉后来者:珠峰很美丽,但美丽的外表下也蕴藏着危险。攀登珠峰一定要做好充足的准备,要耐得住性子,把细节考虑周全,因为山就在那里。

马丽娅姆:登顶不是最终目标

□本报全媒体记者/董亮

2016年5月20日,来自昌吉回族自治州的马丽娅姆成功登顶珠峰,是首位登顶世界最高峰的中国新疆女性。这一年,46岁的马丽娅姆因网名“麦子”被更多人熟知。

2019年5月22日,作为队长的马丽娅姆带领中国民间女子珠峰登山队从南坡成功登顶珠峰,创造了中国首支民间女子登山队登顶珠峰的历史。

“登珠峰一方面是为了完成自己的心愿,另一方面也是让自己对登山有全方位的了解,这样才能为登山者提供更好的服务。”2020年5月27日,马丽娅姆告诉记者。

1996年,马丽娅姆因酷爱户外运动加入了一支户外队伍。2006年,在多年好友、老大哥杨春风的盛情邀请下,原为一名护士的她加入乌鲁木齐登山协会,成为一名专职秘书,负责后勤服务管理。

自2009年起,作为杨春风登山探险团队的后勤助理,马丽娅姆协助杨春风先后完成了11座海拔8000米以上山峰的登顶。原计划帮助杨春风登完世界全部14座海拔8000米以上山峰之后,她便回到新疆过普通的生活。然而2013年杨春风的意外遇难,成为了马丽娅姆人生的转折。

带着杨春风的遗愿,马丽娅姆从“幕后”走到“台前”。2014年,她注册成立乌鲁木齐高山沸腾户外运动有限公司,在尼泊尔组建了一支夏尔巴人高山服务团队。同年,在尼泊尔珠峰南坡大本营建立了首个中国独立登山大本营,并牵头成立了中国民间女子珠峰登山队。

2014年和2015年,马丽娅姆两次率领中国民间女子珠峰登山队尝试登顶珠峰,却先后因遭遇昆布冰川雪崩、尼泊尔8.1级大地震而放弃。

在2015年受重伤恢复后,2016年马丽娅姆重回尼泊尔。5月19日,马丽娅姆攀登海拔8516米的洛子峰至8450米处时,因一名修路者遇难,撤回洛子峰C4营地的她决定横切转向珠峰C4营地,并最终于5月20日10时50分成功登顶珠峰,在成为首位登顶世界最高峰的新疆女性的同时,她还创下了24小时连续两次攀登海拔8000米级山峰的纪录。

2019年,马丽娅姆重组中国民间女子珠峰登山队,与来自中国香港的曾燕红、来自河南的孙宁宁一起于5月22日成功登顶珠峰,创造中国首支民间女子登山队登顶珠峰的历史。

“登顶珠峰不是我的最终目标。我不是登山家,而是一名职业高山后勤服务工作者,登顶只是我职业的一种需要。”马丽娅姆告诉记者,今后不再去登顶,而是更加专注于高山后勤服务保障。

“我现在有两件事要做,一个是写书,另一个是建立中国民间登山历史资料馆。”马丽娅姆说,她想把这些年积累下来的登山后勤保障工作经验,包括高山厨务、医疗保障救援、通信保障、气象保障等7大类200多项内容的文字资料整理出来,利用2年至3年时间写两本书。此外,她收集了大量的中国民间登山者的名单、图片、视频资料以及遗物等,准备筹建中国民间登山历史资料馆。

“国家登山队用热血、汗水甚至生命铸就了‘不畏艰险、顽强拼搏、团结协作、勇攀高峰’的登山精神。而一代代的中国民间登山者带着这种精神,普及登山运动文化,他们同样不应被忘记。”马丽娅姆说。

罗彪:探索永远在路上

□本报全媒体记者/唐堪东

2017年5月22日,34岁的罗彪成功登顶珠峰。

2020年5月27日,记者采访时,罗彪清楚地记得,2017年4月30日9时39分,在距离珠峰大本营不远的努子峰南壁,发生了一次规模不小的雪崩。这种雪崩在珠峰经常上演,寻常到并未引起人们的注意。然而不久,大本营便传出了乌里·斯特克在努子峰发生滑坠身亡的消息。

乌里·斯特克时年40岁,绰号“瑞士机器”,被欧洲媒体称为“瑞士爬阿尔卑斯山最快的人”,曾两度荣膺金冰镐奖。

在徒步到珠峰大本营的途中,罗彪在一家旅馆里与乌里·斯特克有过一面之缘。见到仰慕已久的速攀高手,罗彪特别激动,乌里·斯特克则在罗彪公司的旗帜上留下了自己的签名。

乌里·斯特克的遇难,让罗彪感受到一次不小的冲击,也对他后来的攀登起到了一定的警示作用。

经过漫长的训练和等待,5月17日凌晨,罗彪所在的队伍从珠峰大本营出发。20日,在C3营地,罗彪遇到了19日因大风天气冲顶失败而撤回的王铁男、安少华、吕俊。

20日15时左右,罗彪一行到达了海拔7900米的C4营地。由于风太大,原计划当晚21时30分出发冲顶的计划不得不推迟。

在C4营地休息一天后,罗彪一行迎来了极佳的冲顶窗口期。21日晚21时30分,罗彪和队友们向珠峰顶发起了冲锋。

罗彪回忆说:“当时,自我感觉各方面状态都很好,一直担心的天气问题也没出现,相比王铁男老师他们遇到的大风,我遇到了珠峰最好的天气——不但没有一点风,而且攀登到8000米以上后,只戴了一双厚的抓绒手套,连准备好的羽绒手套都没用上!”

在世界之巅,罗彪停留了近一个小时,拍照留念,观赏日出,心情极为平静。他说:“好的运气加上好的天气,登顶珠峰显得不是特别难。”

罗彪告诉记者,成功登顶珠峰后,他还有一个梦想和目标,就是从中国一侧攀登乔戈里峰。

乔戈里峰,又被称为K2,海拔8611米,是世界上第二高峰,但其攀登难度远远大于珠穆朗玛峰。罗彪告诉记者,他的公司取名为“凯途”,就是取自K2的英语谐音,而他的手机号码后4位数字8611,就是乔戈里峰的海拔高度。

李建宏:梦想、行动、坚持

□本报全媒体记者/郑义源

2018年5月21日那个早晨,已经深深印刻在新疆登山者李建宏的脑海中。

那天早上,在晨曦里,53岁的他登上了世界最高峰珠穆朗玛峰,他在山巅上酣畅淋漓地喊道:“我终于站在珠峰顶上了!”

2020年5月27日,记者采访新疆宏景集团、丝绸之路国际度假区董事长、乌鲁木齐丝绸之路学校校长李建宏时,他回想起两年前登顶珠峰的那一刻,仍心绪难平。

对于登山运动爱好者来说,能够站在世界之巅,是对自己最大的褒奖,李建宏做到了。不仅如此,他也是新疆首个完成“7+2”挑战的人。

“7+2”挑战是指登上世界七大洲最高峰(文森峰、珠穆朗玛峰、麦金利峰、阿空加瓜峰、乞力马扎罗峰、厄尔布鲁士峰、查亚峰)且徒步到达南北两极极点的极限探险活动。

“珠峰海拔最高,但攀登它并不是最难的。最难的是北美的麦金利峰——不允许有协作,只有向导。”李建宏说。

登顶珠峰那些天,李建宏完成了一系列在旁人看来不可能完成的挑战。他在登顶珠峰的第二天,又成功登上了世界第四高峰洛子峰。在攀登珠峰适应性拉练期间,李建宏还完成了伦敦马拉松和全球海拔最高的马拉松——珠峰马拉松。当年5月29日,又完成了为纪念人类首次登顶珠峰而举办的丹增/希拉里全程马拉松。

时间还是拉回到2018年4月29日,李建宏出现高原反应,在尼泊尔当地医生的忠告下,从南坡回返。5月3日,李建宏再次回到南坡的珠峰大本营,但因肺水肿重回加德满都。5月15日,李建宏又回到了大本营。5月21日早晨,他从南坡成功登顶。

李建宏认为,登顶珠峰起码要具备三个条件:强健的体魄、科学的方法、充足而自由的时间。登山需要胆大,更需要心细。

“我高中时就有周游世界的梦想,目前已经到过166个国家和地区。人生最大的财富是经历,攀登珠峰是其中之一;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极限,这个极限并非一成不变,不要受他人和自己的过往所限。用一生的时间,做两世的事情,活出三辈子的精彩!”李建宏说。

李建宏说:“珠峰只是一个物理的高度,把登山的精神用于现实的生活和工作当中,去攀登心灵的高度,是我余生所追求的……”

还有9位先后登顶珠峰

杨春风

登顶时间:2007年5月16日、2009年5月18日

2007年5月16日6时10分,杨春风成功登顶珠穆朗玛峰,是新疆登山者首次成功登顶。2009年,他率领登山队再次登顶珠峰。

李昊蓬

登顶时间:2009年5月18日

在攀登到海拔8700米附近的一处10米悬崖时,因对险恶的地势产生了恐惧,耽误了十几分钟,造成了断氧。“还有100多米就是山顶了,怎么能半途而废?”他使用了返程备用的氧气,最终登顶。

哈文艺

登顶时间:2012年5月19日

筹划两年,哈文艺花费26万元,在尼泊尔的一家探险公司报名,成为新疆第一个自费登珠峰的人。当日成功登顶后,遭遇恶劣天气,在下撤途中,氧气耗尽,在海拔8750米处遇难,时年55岁。

宋玉江

登顶时间:2016年5月16日

15日凌晨,宋玉江团队从C4营地向珠峰发起冲顶,途中遭遇暴风雪不得不退回C4营地。当日,宋玉江带队再度出发冲顶,在零下30摄氏度、7—8级大风的恶劣环境下,全队连续攀登15个小时,在次日凌晨8时许全员成功登顶珠峰。

郭佳明

登顶时间:2018年5月15日

2014年,郭佳明从新疆生产建设兵团第二中学考入北京大学。2018年5月15日,21岁的郭佳明作为北京大学珠峰登山队队员登顶珠峰。其间,两位没有登顶的队员让他印象深刻:一位是为保障大家安全、留守海拔8300米珠峰营地的登山队队长;一位是北大教授,在离顶峰约200米的地方,轻度失温,为了安全和不连累大家,放弃登顶。郭佳明认识到:真正使你走得更远的是这个团队,而非你个人。

夏凡

登顶时间:2018年5月15日

2013年,夏凡从新疆生产建设兵团第二中学考入北京大学。2018年5月15日,24岁的夏凡作为北京大学珠峰登山队队员成功登顶珠峰。

王铁男

登顶时间:2018年5月16日

2017年,王铁男第一次登珠峰时在珠峰南坡海拔8500米处遇到恶劣天气,无奈下撤。2018年5月,他再次从南坡攀登珠峰。16日当天珠峰天气很好,他从C4营地出发向峰顶挺进,最终冲顶成功。那年62岁的他成为新疆目前登顶珠峰时最年长的人。

吕俊

登顶时间:2018年5月21日

2015年4月,吕俊首次攀登珠峰,恰逢尼泊尔发生8.1级大地震,未能登顶。2017年4月,吕俊随登山队再次来到珠峰,攀登珠峰至海拔8400米处,因天气突变,全队放弃登顶。2018年5月21日,吕俊如愿登顶。

李渊

登顶时间:2019年5月27日

2019年5月22日,登山队开始进行首次冲顶,由于天气骤变,被迫中止。5月26日,

队伍从珠峰南坡C2营地出发,跨越了C3、C4营地,5月27日成功登顶,全程用时25小时。

(本版报道人员为经过认定并对外公布的成功登顶珠峰者)

〖2020.05.31-11:43〗 责任编辑:刘萌萌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