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疆新闻在线网> 新闻中心->综合新闻->图片新闻

四川真人版“光头强”:哪晓得还能靠长相挣钱

2017-11-20 13:45  来源:成都商报

 

冯加六接受记者采访

   森林里的光头强,不管多努力,都摆脱不了一个倒霉蛋的形象,无数次眼看就要“得手”,却总会遇上“熊出没”,被折磨、戏弄,然后两手空空。现实里的冯加六,也如光头强,大半辈子了,没抓住什么机会。直到今年国庆节,他站在一家新开业的火锅店门口,派发礼品,与人合影,四天收入了800元,他才发现,生活也许还能好起来。因为一个意外,50岁的达州农民冯加六走上了“演员”的道路。他签约了一家传媒公司,获得了长达5年的合约,对方承诺要把他“包装出来”,改变现状。因为有点特殊的长相,他的生活改变了。

   成为“光头强”之前

   冯加六,50岁,家住达州渠县,农民。“我觉得自己长得不好,哪晓得还能靠长相挣钱。” 冯加六说。他知道,自己长得像光头强,但他并不满意自己的长相,以前,有小孩子喊他光头强的时候,他总会生气,回应一句“你才是光头强”。

   给了六七个中间人的介绍费后,女方跟他到了渠县老家,待了一个多月后,又悄悄走了。“都嫌我穷。”冯加六想方设法把她找了回来,然后给她家发了一封电报,让对方赶来渠县把人接走——他担心,她走丢了或者被人拐骗,对方家人找自己扯皮。

   生活

   靠跑摩的挣钱,收养一个女孩

   冯加六没有更多挣钱的门道:一个月跑“摩的”,也就挣个千把块。11月18日早上9点过,成都商报记者在村里找到他时,他已经跑了两趟生意,挣了20元,他说这天运气不错,平时花销很大,日常生活加上在镇上读初二的养女每个月要三四百块生活费,他还有很多“人情”要还,上个月随礼就花了2000多元。

   冯加六没结婚,跟大哥大嫂住在一起,分家没分灶。 4间平房,冯加六只出了一间的钱。几年前,大哥又在平房上面盖了一层。他没再出钱,不过养女一直住在楼上。大哥的孩子都在外面打工,过去几年,一家人的生活开销,主要靠冯加六挣钱,“他们都六十几岁了,我还跑得动。”

   14岁的养女说,父亲对自己“不错”,一家人都很关心她。父亲长得像光头强,她很早就发现了,有同学喊他光头强的时候,她也跟着乐,“他表面上吓人家,但没有真的生气。”

   冯加六自豪地说,他朋友很多,自己补鞋子、修单车,也是摸索着学会的。“亏就亏在自己读书不行,只上了两年学。”他说自己认不了几个字,跟传媒公司签的协议,上面写了什么,自己也没看明白。村口小卖部的老人介绍,他为人还可以,但没做过什么事,腿不好,也没啥技术。

   冯加六说,自己心态好,头发一根都还没白,但不知不觉就50岁了。

冯加六的“剧照” 受访者供图

   相亲

  对方待了一个多月就走了

  冯加六不喜欢自己的长相,他觉得这是他没娶上老婆的原因之一。2000年左右,他揣着2000多元去巴中通江的山区托人说媒,辗转找了六七个中间人,终于见到了女方父母。给了六七个中间人的介绍费后,女方跟他到了渠县老家,待了一个多月后,又悄悄走了。“都嫌我穷。”冯加六想方设法把她找了回来,然后给她家发了一封电报,让对方赶来渠县把人接走——他担心,她走丢了或者被人拐骗,对方家人找自己扯皮。

  可能是遗传原因,冯加六和大哥腿上都有残疾,“膝盖上少了块骨头。”冯加六干不了什么重活,走路略有瘸拐。年轻的时候,他去南昌工地干过两年,后来又去昆明投靠一个远亲。从昆明回来后,30岁左右的冯加六在村里晃荡了几年,收入就靠打牌。他打牌的技术不错,大多数时候都能赢钱。为了打牌,远近村子哪家办红喜白事,他都去随个礼。“挂礼20块,往往会赢个200元。”他说,打牌把自己的口碑搞差了,这也是他没娶上老婆的原因之一。

  14年前,邻村有户村民在接连生了第三个女儿后,打算把刚出生的孩子送人。有人问他要不要收养个孩子,他答应下来,“养个孩子防老吧。”孩子出生三天,他就把孩子抱了回来,母亲帮着看管,嫂子帮着缝洗,他继续在外面奔走,找钱买奶粉。

  养女今年14岁,与他相差36岁,冯家六走红后,曾有网友质疑,收养关系不符合《收养法》规定的“无配偶的男性收养女性的,收养人与被收养人的年龄应当相差四十周岁以上”。冯家六告诉记者,养女的生父是他侄儿媳妇家的亲戚,自己办理收养手续时,民政局进行过调查。成都商报记者从律师处获悉,“收养三代以内同辈旁系血亲子女”,不受相关规定限制。一份由达州市渠县民政局出具的收养登记证显示,冯加六在2011年正式收养了这个孩子。

冯加六与粉丝合影 受访者供图

  

   成为“光头强”之后

   三年前,冯加六在渠县一家服装店买衣服,被“星探”发现。他抬起头选衣服的时候,一个路人悄悄地拍了一张他的侧面照片。这个路人是一家传媒公司管理人员黄森的朋友,今年夏天,黄森等人开着三辆车突然来到村子里,握着冯加六的手不放,签了一个五年长约,承诺要把他包装出来,改变生活现状。冯加六无比惊喜,似乎看到了人生中的又一次机会。

   但黄森觉得,冯加六离公司的要求还很有差距,表情总是不到位,有一次拍摄,摄像机换了三块电池,却一个短视频也没有拍出来。冯加六显然等不及了,他说演光头强,需要剃成光头,自己都去剃了三次头发了,现在又长长了,公司还没有通知自己去演出。

   演出

   “场面一度失控”

   在演了几个搞笑视频后,冯加六在渠县已经是一个网络红人了。虽然他大多数时间依然守在老家双土乡燕山村的村口跑“摩的”,但很多朋友已经改口叫他“强哥”了。

   模仿光头强的时候,冯加六显得格外卖力,他使劲把脸拉长,绷着嘴唇,鼓着眼睛,小孩子马上就会冲上来,“呀,光头强。”他很有耐心地跟孩子合影,一拨一拨地换人。

   国庆节期间,一家火锅店搞开业促销,他穿着工装,戴着安全帽,一身光头强的打扮,站在店门口派发礼品,引人注目。冯加六在这家火锅店站了4天,收入800元。

   此前,他参加了另一家餐厅的开业活动。两次活动都引起轰动,很多路人围观,拍照,惊呼,合影……“场面一度失控”,活动现场负责人黄森告诉成都商报记者,活动最终不得不提前结束。黄森也是冯加六签约的传媒公司的管理人员,负责演艺策划。

   除了两次站台促销,冯加六还出演了几个短片,题材以网络段子改编为主,发布在当地自媒体和快手上。黄森很满意,他一边翻出快手上的视频给记者看,一边夸赞冯加六上镜,“他素颜就长得特别像光头强,再稍微画下妆,简直就一模一样。” 但黄森也看到了缺点:他还有些紧张,现场有些放不开,跟孩子互动不足。

冯加六穿着工装

   现状

   剃了三次头发,尚无演出通知

   自从意识到能“靠脸挣钱”后,他似乎又看到了生活的希望。“没考虑挣多少钱,能改变现在的处境我就满意了。”最近一个多月都没有演出,公司也没有通知他去拍小视频,他有些着急,给公司负责人打电话,对方回应说最近没有合适的段子,稍微等一下,保证年底或者明年就有改观,他放下电话,咕隆一句,“说没段子,他们不是正在拍吗,喊别人在演。”

   公司负责人杨国庆告诉成都商报记者,他们跟冯加六签订协议后,曾找人培训他唱歌、跳舞等,但他确实没有什么才艺,路子比较窄,只有拍点搞笑视频。他说,公司正在制定一个培训计划,要把冯加六包装出来,还得花些时间。

   对于演出,冯加六积极性很高,刚开始的时候,公司说开车接送他,他觉得这太过分了,“我自己有摩托车,不用麻烦你们。”但公司承诺的待遇并没到位,冯加六又有了些担心,他觉得对方似乎缺乏诚意。

   冯加六拍的几个小视频,点击量都很不错,其中一段在公司的自媒体上有1万多的点击量,黄森说,这在公司的自媒体上算是比较高的了。但黄森觉得,冯加六离公司的要求还很有差距,表情总是不到位,有一次拍摄,摄像机换了三块电池,却一个短视频也没有拍出来。

   冯加六显然等不及了,他说演光头强,需要剃成光头,自己都去剃了三次头发了,现在又长长了,公司还没有通知自己去演出。在冯加六看来,出演光头强,是自己改变现状最好的机会,他生怕重新燃起来的希望一下子就破灭了。

   成都商报记者 杨灵 张杨 摄影报道

〖2017.11.20-13:45〗 责任编辑:杨智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