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疆新闻在线网> 新闻中心->新疆新闻->经济
来自格库铁路建设现场的报道②

融入瀚海的格库铁路

2017-11-15 10:35  来源:新疆日报

C1115004-5B-王丽芹

11月1日,建设中的格库铁路台特玛湖特大桥。 记者 邹懿 摄 

□本报记者/刘东莱 李劲松焦繁 王永飞 夏青

这是新疆境内迄今为止单个项目铺架里程最长的铁路,更是一条生态环境极其脆弱的铁路。两年间,格库铁路新疆段工程建设已过半,它从瀚海中静静穿过,悄无声息地成为周边环境的一部分。

为了不破坏骆驼刺而建在风口的指挥部

10月28日,经过约4小时的跋涉后,我们来到了新疆与青海交界处的一片荒原。阿尔金山横亘在天地间,山前的冲积扇面上,铁路从天边伸来,又向群山深处蜿蜒而去。

这里是格库铁路新疆段S6标,长达13195米的阿尔金山隧道就在这里。铁路从罗布泊野骆驼国家级自然保护区边缘穿过,隧道悄无声息地潜入山脉,除了洞口的几栋临时建筑,这片荒原与之前并无二致。

在一条简易砂石路上行驶10公里后,我们来到了海拔3500多米的中铁隧道集团一处有限公司新疆段S6标项目经理部。一下车,头顶的旗帜就猎猎作响,寒风瞬间就把车里仅存的那点热气带走了。

中铁隧道集团一处有限公司副总工程师兼格库铁路新疆段S6标项目经理刘永刚就在这里等着我们。“刚进场时,只能住在帐篷和租来的集装箱里,现在好多了。”刘永刚说。确实,在眼下这座全封闭的指挥部里,有办公区、宿舍区,甚至还有室内篮球场。

但一到室外就不舒服了。“这风还算好。”格库铁路新疆段S6标项目经理部副总工程师周瑞虎说,“每天下午三点,这里准时刮风,那才叫大风。”

风多,这跟指挥部所处的位置有关,即便是记者这样的外行,也看得出指挥部的位置实在不妥。周围到处都是遮风的山坳,但它偏就坐落在两山之间一处宽大的风口上。

“这个选址确实不太理想,”周瑞虎说,“我们当时选择了五处地点,但最后大家一致同意确定在这里,有风我们也要受着。”

“为什么啊?”记者问。周瑞虎指着荒原说:“因为只有这里没有骆驼刺。”这位年仅31岁的副总工程师眼里闪烁着清亮的光,“你们不知道在这片荒原上植被生存有多么不易,每丛骆驼刺都经历了千难万险才活下来,我们一棵都不能破坏!”

“工程完毕后,指挥部会被拆除,一切都会变回原样。”周瑞虎说。

这里不允许用一次性用品,禁止使用塑料袋,节日不放鞭炮,所有人自带水杯。阿尔金山隧道施工掘进中,遇到了富水区。日出水量均在2.1—2.2万立方米。项目部在出水口都建有污水净化处理站,为此工

程直接多出了2000万元成本。

为一条小溪而修改的设计方案

百公里开外,国道315南侧,格库铁路新疆段S4标1工区入口处,远远望去立着5个大牌子。我们本以为是类似“施工须知”的内容,然而走近一看,原来是《罗布泊野骆驼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简介》《罗布泊野骆驼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管理规定》等五项关于自然保护区的内容告知,制作方无一例外都是中铁十五局格库铁路新疆段S4标项目经理部。

走出门卫室的朱克义让我们登记,他有两个本子,一个管进,一个管出。每天早上7时到下午8时,他都在这儿。下班和同事离开后,两辆装载机就横在路面,挡住了所有车辆。“总之一切进入的车辆都要经过我们的登记核查。”朱克义说。

长杆吊起后,皮卡车沿着便道向阿尔金山山脚下驶去。简易砂石路蜿蜒曲折,路两侧如卫兵般立着带有反光漆的防护桩。“我们在保护区边缘的施工段便道有50公里,全装上了防护桩,禁止车驶离路面。”格库铁路新疆段S4标1工区总工程师王佳良说。

项目经理部司机李林把车开得很稳,两年时间,他和他的皮卡车在便道上行驶了15万公里,平均每天跑200多公里。“我一次都没开下过路基。这里有狼、骆驼、隼、麻雀、塔里木兔、狐狸、黄羊,黄羊离我最近时不到10米。”

半小时后,皮卡车停在了一排桥墩下,桥墩南侧到山体三四百米的空间内,是一片金黄的草甸。在沉寂的荒原上,这突现的灿烂色彩,让人顿时有了对生命的期望。

“原本这里设计的是路基,之所以有了桥,完全是因为它。”桥墩下的王佳良朝左下方一指,我们看到了一条潺潺流动的小溪。它不过有三十多厘米的宽度,一指深的流水汩汩地向下曲折而去,犹如一个未满周岁的婴儿,充满新奇地爬向广袤而沉寂的荒野。

“这是一个裂隙泉,隐藏在草甸里,因为冬天就没水了,所以当初设计单位勘察时没发现。原方案是以路基的方式从草甸下侧穿过,我们进场施工时发现了这条小溪,于是将这一段停工并上报总指挥部,建议修改设计方案。指挥部与设计单位沟通,最后重新修改了方案,才有了现在的桥。”王佳良说。

“这条小溪别看这么微弱,但很可能是周边动物的水源地,如果执行原方案,那这眼泉就会被堵塞了。”王佳良说,“新方案不仅保住了溪流和泉眼,铁路还从原址向下移了200米左右,完全避开了草甸,没损害一株草。”

新方案仅桥墩一项,就增加成本300余万元,而桥墩是桥梁架设中最便宜的部分之一。王佳良说:“这桥被命名为‘欢喜桥’,它值啊!你也看到这保护区了,仅有的植物也就是梭梭和骆驼刺,这保存下来的草甸和溪流,不知道有多珍贵!”

为一面湖水而忍受的叮咬之痛

“你是不知道这儿的蚊子和小咬有多恐怖,施工时,头顶一片‘嗡嗡’声,”11月2日,格库铁路新疆段S3标项目经理部副经理赵鹏心有余悸地说,“当时若羌县城的防蚊罩几乎被我们买空了,但网眼太大挡不住小咬,所以又几乎买空了头盔、防风镜、女性用的纱巾。全部人在40摄氏度左右的温度下施工,全身还包裹得严严实实!”

24.56公里长的台特玛湖大桥从我们头顶伸向远方。10年前这里还是一片干涸的湖床,由于国家连续18年向塔里木河下游生态输水,今年湖水加湿地的面积已经达到511平方公里。碧波荡漾、水鸟纷飞的同时,格库铁路新疆段S3标水面施工段从原先的7.52公里扩展到17.52公里。

亿万只蚊虫藏匿在如画的美景里,给上千名铁路建设者带来了极大痛苦。控制它们的最好方式就是向其滋生地播撒药剂。然而施工方一滴药剂都未使用。“这是一个完整的生态链,撒播药剂一定会破坏湖区的生态环境,所以我们不能这么做,宁愿忍着!”

在近两年的施工期内,所有格库铁路新疆段S3标的建设者们都披着一身红肿的疙瘩在工作。该标段项目部副经理吴艇摊开手腕,上面是十几处抠痕。“这是抠烂的,加上消下去的,光手腕上的包能有几十个。”吴艇说。

为鸟儿,项目部安排专人巡线护巢;为湖水,4586根桥墩下的桩基放弃了化学泥浆,采用造价更高、工期更长的膨润土造壁;为胡杨,铁路从林区小心翼翼地穿过。708公里,上万人挥汗如雨的施工段,全线生活垃圾都被统一收集和处理,全线所有混凝土拌合站均采用全封闭模式,全线施工包括车辆行驶都在施工红线内。

夕阳渐渐沉向大湖,我们踏上了回程。吴艇指着路面说:“所有的便道、建筑物等都会被拆除。当工程完工,这里除了多出一座新疆最长的桥,再不会有任何变化!”

〖2017.11.15-10:35〗 责任编辑:王素萍

友情链接